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印第安神话 >
来源:未知 阅读:
神话故事导读:
有位名叫库安东的猎人,到丛林里去打猎,他走了很远也没有什么收获。太阳落山的时候,他忽然发觉有人跟踪,简直吓坏了。当他看到面前站着的竟是豹王尼祖恩格列和他的随从时,库安东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于是,他大声呼喊: 大王,我家有两个漂亮的女儿,我

  “想尝尝蜂蜜吗?”
  “你的蜂蜜在哪里?”姑娘很想吃。
  “呶,就在那槽里。”于是,他给客人拿来蜂蜜,并提出一个要求,让一个姑娘陪他睡一觉。
  此后,姑娘们在赶路的途中,想起这些事,就很生气,居然碰到的每一个家伙都要留下她们中的一位陪他睡觉。姑娘们约好,在以后的旅程中,绝不能答应。这时,迎面看到一丛高高的棕榈树,那个腰带被黄鼠狼弄坏了的姑娘心血来潮地说,要是用棕榈树叶子编成带子把腰带绑紧,就再也用不着陪谁睡觉了。于是那姑娘爬到棕搁树上,把树尖砍掉,想找一些嫩叶编带子。她把砍下的树梢扔在地上……做完了带子,姑娘往下爬的时候,不小心摔下来,肚子正好戳在砍过的树枝尖上,很快就死了。
  现在五个姑娘只剩下两个了,她俩一边伤心地哭着,一边把腰带绑紧,继续往浮库走去。
  路上,她们经过一条河,河水清澈透底。姑娘想洗个澡,却看见有一个人向她们走了过来,她们赶忙闪进河边的草丛里。原来是只到河边打水的母鹤。母鹤来到水边,沉到水里把头顶上的罐子装满水之后,便站在水边顾影自怜起来。正在这时,一只牛虻飞过来,在姑娘的背上叮了一口,疼痛难耐的姑娘一挥手把牛虻赶走,刚好落在忘乎所以的母鹤身上,狠狠地打了一下。盛水的罐子被奇痛不已的母鹤掉落到地上摔成了碎片。母鹤啼叫着,蹒跚着脚步回家去了。

  姑娘洗完澡,收拾行装来到一处三岔路口,她们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了。
  一个说往左,一个说往右,正争论个没完。突然一只郊狼变成人的样子走了过来说:
  “一个往左,一个往右,这样,你们都会各有所得。”
  姑娘们无奈只好分道而行。往右走的落入了郊狼的巢穴,只有往左走的那位姑娘顺利到达了浮库。
  她的到来,弄得那里一片骚乱。尼祖恩格列问来者:“喂,这位姑娘,你是谁?”
  “我是库安东的女儿,”姑娘答道,“父亲让我嫁给你做老婆。”
  “可你妹妹呢?”尼祖恩格列好奇地问,“库安东答应把两个女儿都嫁给我的。”
  “我的妹妹被郊狼骗到另外一条路上去了。”姑娘把原委都告诉了豹王。
  尼祖恩格列气得暴跳如雷:“这臭小子居然敢骗走我的老婆,这还了得。”
  事不宜迟,他立刻抓起了弓箭,带着两个随从径往郊狼的居住地而去。在那里,豹王向天射了一支响箭,正好落在他要找的姑娘身边,郊狼嘿然一笑,起身偷偷地溜走了。尼祖恩格列沿着箭迹来到姑娘面前,拉住她的手说:
  “你的父亲答应把你嫁给我做老婆的,”他扶着他的第二位新娘,“走,跟我国浮库去。”
  一下子有了两个老婆,尼祖恩格列感到心满意足,他对她们都尽到做丈夫的义务。只不过那个最先来的姑娘才为他怀上了孩子。
  几个月过去了,她的体态日渐沉重,外出收割木薯对她来说已经很困难了,于是,尼祖恩格列只好把她留在家,自己带着第二个老婆外出干活。
  大老婆留在家里,编织棕榈树的纤维。尼祖恩格列的母亲把垃圾都堆在家里。尼祖恩格列的老婆很反感,就往脚下啐了一口吐沫。老太婆一看,不禁怒火中烧:
  “小贱货,竟敢如此对待老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老太婆气愤不已,一失手把自己的儿媳打死了。她见闯下大祸,忙溜得不见踪影了。
  尼祖恩格列的二老婆回家时,发现姐姐躺横在屋角里不省人事。她吓得大哭起来……
  这时,接到豹王之妻命令的林中助产妇蚂蚁拉互涅来了。她干这差事非常在行。她从死者的肚子剖出两个孪生婴儿:大神里吉和马涅。
  尼祖恩格列回到家中,又气又惊又喜。他左思右想,不知该如何安葬他死去的妻子,只好把她放在屋顶上。
  里吉和乌涅不是按年份,而是按天按时辰长大的。他们俩总是愁眉不展,泪水涟涟。尼祖恩格列的二老婆,也就是两个孩子的姨娘心里又气又痛,她把两个外甥叫来训斥了一顿:
  “男子汉大丈夫,哪来这么多眼泪!从现在起都不许再哭了!”
  可是,两个孩子却一言不发。于是,小姨娘便让他俩到沙鸡吉纳姆地里去挖点花生回来。
  孪生兄弟按着吩咐去做了,正在他们尽力翻地的时候,看管花生地的沙鸡吉纳姆回来了。她气急败坏地要把这对不知名的来客赶走。她夸口说,种花生花了很大的力气,所有这些花生都归她一人所有。
  哥俩躲到树林商量办法。里吉对弟弟乌涅说:
  “这个老怪物居然敢把父王土地上的物产据为己有,咱们把她宰了!”
  吉纳姆把哥儿俩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心里明白,得罪的是些什么角色了。她急忙说:
  “不知者不罪,都怪咱啰嗦,快来吃花生吧,爱拿多少就拿多少好了。”
  “哈!你你怎么不赶我们走了?你不是说花生是一人所有吗?”里吉一把抓住了鸡脖子,毫不手软地揍了她几拳。
  “哎哟,别打了!”直打得吉纳姆哀叫连连,她不断尖声求着,“别再打了!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里吉和乌涅愣住了。
  “现在和你们在一起的那全女人是你们的姨娘,不是你们的妈妈。你们的妈妈早已被你们的奶奶打死了,你们的父亲就把你们的母亲安放在屋顶上呢!打死你们的母亲的那个老太婆躲在不远的大河边!”吉纳姆语无伦次的讲着,她实在被里吉的拳头打怕了。
  哥俩听了伤心不已,泪如泉涌。里吉一气之下把吉纳姆扔到远远的草丛里。可怜的沙鸡吉纳姆挨打以后,被捏得细长的脖子再也没能缩回去,尻部一直垂到水面上,以后只要听到风吹草动,就吓得心惊胆颤。
  孪生兄弟回到家中,仍然哭个不停。
  “别哭了!”姨娘心痛地抚慰着他们,“孩子们,你们又怎么啦!”
  这次哥儿俩总算把哭泣的原因说了个清清楚楚:
  “你是姨不是妈妈!”他们嚷着,“我们的妈妈被奶奶打死了。”
  就在这一天,哥儿俩决定离家出走,去寻找打死妈妈的恶老太婆。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