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罗马神话 >
来源:未知 阅读:
神话故事导读:
珀拉拉斯戈斯王伊那科斯乃是一古老王朝的嗣君,他有人美丽的女儿叫 做伊俄。一次当她地勒耳那草地上为她的父亲牧羊,俄林波斯圣山的大神宙 斯偶然看见她,心中对于她燃起了火焰一样的爱情。他变形为一个男人,走 来用甜美的挑逗的言语引诱她。 那是如何地幸

    赫拉的仆人,对于这意外的音乐很喜欢。他从高处的坐位上站起,向下呼叫:“你是谁呀,最受欢迎的吹笛者哟,请来我这里的岩石上休息。为你的牧群你再找不到比这里更茂盛更葱绿的青草。而那一排茂密的树林也给与牧群以舒适的阴凉。”

    赫耳墨斯感谢阿耳戈斯,并爬上去坐在他的身边。他开始谈话。他的话这么生动迷人,所以时光不知不觉的过去,阿耳戈斯的百只眼皮都感到沉重。现在赫耳墨斯吹奏芦笛,希望阿耳戈斯在他的演奏中熟睡,但伊俄的监护人恐惧他的女主人的愤怒,不敢松懈他的职守。所以他和他的瞌睡争斗,至少要使他的眼睛中的一部分还在睁着。他以最大的努力征服他的瞌睡,又因这芦笛是这样的新奇,所以他询问他这芦笛的来源。

    “我很喜欢告诉你,假使你能耐心地听下去,”赫耳墨斯说。“在阿耳卡狄亚雪封的山上住着一个著名的山林女仙叫做绪任克斯。树神和牧神都迷恋着她的美丽并热烈地向她求爱,但她一再规避他们的追逐,因为她恐惧结婚的束缚。如同束着腰带的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一样,她不愿放弃她的处女生活。但最后当山林大神潘在树林中游行,他看见这个女仙。即使他怀着自己的尊严和骄傲,他仍然不断地向她求爱。但她也拒绝了他,并从没有行径的荒野逃避,直逃到名叫拉冬的一条沙河,它的水深恰恰可以阻止她的渡过。她在河岸上焦急,哀求她的姊妹山林女仙们同情她,在大神没有追到她以前,使她改变形体。这时他刚刚向她跑来,双手拥抱住她。但使他大吃一惊,他发现他所拥抱的乃是一株芦苇,并不是一个少女。他的深沉的悲叹深入芦苇,声音逐渐变大,引起了如哭如诉的回声。这神奇的曲调总算安慰了失恋的神祇的悲痛。‘就这样罢,啊,变形的情人哟,’他在痛苦和快乐中叫唤道。 ‘即使如此我们也将合为一体,永不分开。’于是他砍下各式不同长度的芦苇,用蜡粘接起来,并以美丽的女神的名字叫他的笛子。从此以后我们遂叫牧人的牧笛为绪任克斯……”

    这便是神抵之使者所说的故事。当他说故事的时候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阿耳戈斯。故事还没有说完,一只只的眼睛依次闭上,直到最后他深深地熟睡,消失了一百只眼睛的光芒。现在赫耳墨斯停止吹奏牧笛。他以他的神杖轻触着闲下的百只眼睛,使它们的睡眠更深沉。最后他迅速地抽出藏在牧人革囊中的镰刀,在最靠近头的地方砍断他下垂的脖颈,他的头和身体滚下山去,喷溅的鲜血染红了山上的岩石。

    现在伊俄是自由了。即使她仍然是母牛的形体,但她可以无拘束地奔跑。但赫拉的慧眼发现下界所发生的一切。她寻找一种东西来折磨她的情敌,碰巧抓到牛蝇。这昆虫把伊俄叮得几乎发狂,并追逐她从她自己的故乡遍至世界各地:到斯库提亚,到高加索,到阿玛宗部落,到铿墨里亚海峡,到迈俄提斯海,并由此逃到亚细亚。经过长斯艰难的行程,她也来到埃及。这里在尼罗河岸上,她前脚跪下,昂着头,在默默的怨诉中仰望着天上的宙斯。他看到她,激起怜悯,即刻到赫拉那里,拥抱她,请求她怜悯这个可怜的女郎。他说明她没有诱惑他趋于不义,并指着下界的河川发誓,(因为神祇常是那样发誓的,)以后他将永远放弃对于她的爱情。当他正在恳求她,赫拉从澄明的天空也听到小母牛的悲鸣,她心软了,许可宙斯恢复伊俄的原形。

    宙斯忙着来到尼罗河边,用手抚摩着小母牛的背,即刻出现一种奇异的变化:牛毛从她的身上消失,牛角也隐去,她的眼睛缩小,牛嘴变成人唇,两肩和两手出现,四蹄也突然消失,小母牛身上的一切什么也没有留存,除了她的美丽的白色。伊俄从地上站起来,容光焕发。那里,在尼罗河岸上,她为宙斯生了一个儿子厄帕福斯。因人民都尊敬她,这个神奇地得了救的人,如同女神一样。她统治那地方很多年。但即使是这样,赫拉的愤怒仍然使她不得安宁。她鼓动野蛮的枯瑞忒斯人偷去她的幼小的儿子厄帕福斯。所以伊俄又在大地上到处漂泊,徒然地寻找着她的儿子。最后宙斯用雷电击灭枯瑞忒斯,她才发现厄帕福斯在埃塞俄比亚的边界,将他带回埃及来,并分享她的王位。后来他娶门菲斯为妻,她给他生了一个女儿利比亚;利比亚地方,就以她而得名。当母亲和儿子都已死去,尼罗河的人民给他们建立神庙,把他们当作神来崇拜——她是伊西斯神,他是阿庇斯神。

    (楚图南 译)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