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罗马神话 >
来源:未知 阅读:
神话故事导读:
天和地被创造了,大海涨落于两岸之间。鱼在水里面嬉游。飞鸟在空中 歌唱。大地上拥挤着动物。但还没有有灵魂可以支配周围世界的生物。这时 有一个先觉者普罗米修斯,降落在大地上。他是宙斯所放逐的神祇的后裔, 是地母该亚与乌刺诺斯所生的伊阿珀托斯的儿子

    这事完成以后,宙斯转而向普罗米修斯本人复仇,他将这个罪人交给赫淮斯托斯和他的外号叫做强力和暴力的两个仆人克刺托斯和比亚。他吩咐他们将他拖到斯库提亚的荒原。在那里。下临凶险的峡谷,他用强固的铁链将他锁在高加索山的悬岩绝壁上。赫淮斯托斯很勉强地执行他父亲的命令,因为他爱着这提坦之子,他是他的同类,同辈,也是神祇的后裔,是他的
曾祖父乌刺诺斯的子孙。他被逼迫不能不执行残酷的命令,但却说着比他残暴的两个仆人所不喜悦的同情的言语。因此普罗米修斯被迫锁在悬岩绝壁上,笔直地吊着,不能入睡,而且永不能弯曲他的疲惫的两膝。“你将发出多少控诉和悲叹,但一切都没有用,”赫淮斯托斯说,“因为宙斯的意志是不会动摇的;凡新从别人那里夺得权力而据为己有的人都是最狠心的”!

    这囚徒的苦痛被判定是永久的,或者至少有三万年。他大声悲吼,并呼叫着风,河川和万物可以隐藏在虚空和万物之母的大地,来为他的苦痛作证,但他的精神仍极坚强。“无论谁,只要他学会承认定数的不可动摇的威力,” 他说,“便必须忍受命运女神所判给的痛苦。”宙斯的威胁也没能劝诱他去说明他的不吉的预言,即一种新的婚姻将使诺神之王败坏和毁灭。宙斯是言出必行的。他每天派一只鹫鹰去啄食囚徒的肝脏,但肝脏无论给吃掉多少,随即又复长成。这种痛苦将延续到有人自愿出来替他受罪为止。

    就宙斯对他所宣示的判决来说,这事总算出乎提坦之子的意想之外更早地来到了。当他被吊在悬岩绝壁上已经有许多悲苦的岁月以后,赫刺克勒斯为寻觅赫斯珀里得斯的金苹果来到了这里。他看见神抵的后裔被锁在高加索山上,正想询问他怎样才可以寻到金苹果,却禁不住同情他的命运,因为他看见鹫鹰正栖止于不幸的普罗米修斯的双膝上。赫刺克勒斯将他的木棒和狮皮放在身后的地上,弯弓搭箭,从苦难的普罗米修斯的肝脏旁射落凶猛的鸷鸟。然后他松开链锁,解下普罗米修斯,放他自由。但为满足宙斯所规定的条件,他使马人喀戎作了他的替身。喀戎虽也可以要求永生,但却愿意为这位提坦付出自己的生命。为了充分履行克洛诺斯之子宙斯的判决,被判决在悬岩绝壁长期受苦的普罗米修斯也永远戴着一只铁环,并镶上一块高加索山的石片,使宙斯能夸耀他的仇人仍然被锁在山上。

    (楚图南 译)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