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北欧神话 >
来源:未知 阅读:
神话故事导读:
在北欧,夏季是非常短暂的。在这短促的夏日里,冰封的山原开始解冻,融化的雪水在山间流淌,变成小溪,穿过原野,汇聚成河流,最后奔向大海。北欧的夏季是蓝天碧海,长在的日照和几乎可以说是奇迹的鲜花盛开。然而紧接着的,是寒冷冬季惨淡的日光,漫长的黑

    据说,在这可怕的毁灭日子将要来临之前,一定会先有预兆。最先显示的预兆是人类将面临从不曾遇见过的寒冬。雪不停的下降,严霜使大地冰冻,刺骨的寒风在黑沉沉的天空呼啸,狂风暴雨不见阳光的日子一直持续下去。像这样悲惨的寒冬接连了三次,中间没有夏天,每天都是阴惨惨的日子。所有的人所期盼夏天全部落空。大雪不停地下,到处都结了冰。 在刺骨的酷寒中,宇宙充满了战争和冲突的阴影,旷野的恶兽为了寻找食物四处徘徊。人们彼此不再宽谅互助,手足相残、父子成仇,在丑陋的欲情竞争中互相残杀。

    这是一个充满罪恶与恐怖的世界,连大地也为之战栗,海枯地裂。死去的人到无法计数,秃鹰在空中聚啸盘旋争食死尸,罪恶横流,鲜血染遍大地。无数罪人的灵魂争渡冥河,连河水的颜色都被遮蔽。 能张口吞噬天地的怪狼焚里尔,此时已挣脱束缚它的咒锁,它抖一抖身上的皮毛,整个世界都为之颤动。世界之树从树根一直震到树梢,山崩地裂,住在山中洞窟的侏儒们惊惶奔逃,却找不到洞窟入口。黑龙尼特霍格,此时也掏空了世界之树的深根,大树已经奄奄一息。这时环绕“中庭”的大蛇迦瑞姆格德雷也从海底泥床上醒来,翻腾着它巨大的身体,硕长的尾巴掀起巨浪吞没了“中庭”的山脉,海水直冲上“诸神的国度”的天空。从高山一样的巨浪中,大蛇昂起它巨大的头,全身都是毒斑,口中喷出的气息变成火焰烧焦了天空。

    就在这天翻地覆的时刻,从火焰之国摩斯比海姆涌来了火焰军队,他们在撒特的领导之下,乘着火焰的波涛杀来。撒特右手持着夫雷失落的胜利之剑,左手高举着熊熊的火焰。此时邪神洛基也挣脱了永罚的锁练,加入与诸神为敌的阵营,怪狼焚里尔跟在他的后面,一起奔向“诸神的国度”。从东方,巨人瑞弥尔掌着船舵,和大蛇迦瑞姆格德雷一同向“诸神国度”划来。胸前沾满鲜血的地狱恶犬格姆,立在面临灰暗悲哀深渊的岩石上狂吠。身体一半肉色一半蓝色的“死亡之国”女王海拉站在用死人指甲制成的大船上,船中载满霜巨人的军队向“诸神的国度”开来。巨人军队挤满了虹桥,喧嚣声震撼宇宙,庄严华丽的虹桥终于在敌人蹂躏下崩坏粉碎。山脉崩裂,岩石成灰四处飞散。

    亚萨园的守卫神海姆道尔看到这种情景,立刻取出了密藏于世界之树尤加特拉希浓荫中的神奇号角,吹出紧急信号,以召集诸神和英雄。号角的声音响彻云霄,比雷鸣还清楚,向“诸神的国度”报告不幸的消息。 诸神的军队迅速地拿起武器,冲出有540个门的“英灵殿”,在原野上布好阵势,开始迎击巨人们,圆盾与圆盾互相撞击,尖锐的长枪在空中飞舞,像密集的阵雨,喊声动摇天地。

    在决战的前夕,奥丁只身前往命运井一探。只见到命运三女神脸罩薄纱,默然地坐在凋零的世界之树旁,身边仅有一张破网。奥丁随即转往智慧巨人密密尔之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后便转身赶回战场。

    现在两方都到齐了,无数年的仇恨将在这里一次解决! 战场上堆满众神和巨人的尸体,平原已经变成一片血海,黑龙尼特霍格在战场上空飞翔,双翼发出骇人的声响,贪婪地啃食着染满鲜血尚存余温的尸体。天空中发出血般暗红的光,把天空和大地染成一片深红。战场上立着的身影已寥寥可数。这时杀死夫雷的撒特,把手上的火焰投向天空,在红莲般的熊熊烈焰之中,“中庭”已成一片火海,劫火柱贯穿宇宙,浓烟卷没山顶,支撑宇宙的世界之树尤加特拉希也被火焰吞没而崩倒。 整个宇宙轰然毁灭。

    星辰从苍穹中落下,时间已不复存在,焦黑的地面摇晃着沉入波涛汹涌的海底。触目所及的只有滔天巨浪,宇宙间只剩下一片死寂的大沉默和永劫的黑暗。

    世界就这样毁灭了!

    然而在已经毁灭的宇宙的极南边,有另一片无边无际的蓝天,从来没有人曾经到过那里。世界末日的暴风雨过后,极少数还活着的神都逃往南方去,死去的光神巴尔德尔和暗神霍尔德尔也复活归来。一对人类男女藏身世界之树尤加特拉希的树洞中,饮用晨露,生存了下来。 从他们脚下的大海中涌现出新的大地。 这片大地比已经毁灭的旧世界更美丽,绿意更深浓,水果树上结实累累,潺潺的水声在清晨新鲜的空气中传来。在这遥远的南方,美丽的平原仍和以往一样存在,幸存的诸神踏着平原上的绿草走过,在草丛中,他们彷佛见到以往在度过的黄金岁月。

    命运的劫火虽然毁灭了宇宙,却也烧毁了一切邪恶,新的秩序又将重新建立,新的世界将会更加美好!

    北欧神话中英雄的后裔,即今斯堪地那维亚半岛及德意志东北低地的日耳曼民族。他们生长在荒凉苛虐的自然环境中,养成勇武彪悍的个性。流浪、战斗和狩猎是他们日常的生活方式,他们经常在大胆进取的首领率领下,远征他国,并从异国赢得在本土所无的地位与财富。公元400年,他们以莱茵河、多瑙河为界,与罗马帝国相邻。到了罗马帝国势力渐渐衰弱,他们便不断侵扰罗马帝国的领土。到了五世纪中叶。日尔曼民族从东西和北面受到被汉帝国打败西迁的北匈奴的压迫,于是引起了怒海般的民族大迁移。这次大迁移的结果,东至俄罗斯;西到法国海岸、布列登岛;南至西班牙、意大利半岛、西西里、北非,都受到日尔曼人的侵袭,甚至远至格陵兰和部分美洲大陆都留下他们的足迹。和一切均优于己的敌手作绝望之战,这正是日耳曼民族所体会的命运。从民族大迁徙时代开始,历经海贼时期,日耳曼民族的生存方式就是战斗、迁徙、再战斗。这是充满沉浮流转的动荡生涯,他们将民族命运置于战斗,从冒险中求生,屡败而不悔,这种生活态度的根源正可从神话传说中找到印证。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